跳到主要內容

有關反向工程的一些資料來源

It ain't what you don't know that gets you into trouble. It's what you know for sure that just ain't so.----Mark Twain
有幾位我很佩服的朋友們問我,有關在美國市場,法人持股揭露的問題。我想就簡單的做個回答。第一個部份會介紹兩個我使用過的工具。第二個部份會介紹這些市面上的工具的資料來源。

首先要說的是投資的主意是有商業價值的,假如被複製了,對於想到這投資主意的人而言,商業利益常常會有所減損,因此必須揭露的法人機構或是自然人大股東,在合法的範圍內,會儘量揭露越少越好,越晚越好。而了解揭露的範圍本身非常重要,因為除了揭露的部份之外,因為揭露是為了守法,在法律上沒有要求揭露的,很可能就沒揭露。假如因此做了錯誤的假設,是很危險的。此外揭露的法規上是有提到多長時間之內要揭露。這意思是你拿到的資訊其實不是『即時』的。

所以我引用馬克吐溫的話說:『不是你不知道的事害了你。而是你以為你很清楚知道,但其實你是不知道的事害了你。』

首先讓我來介紹兩個工具,這兩個工具根據美國公司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揭露文件加以整理,然而把一些有名的投資人的持股公開出來。

第一個工具是Dataroma,第二個工具是Gurufocus。 我把連結附上,有意嘗試的朋友,可以試試看看。這兩個網站,各有各的好處,Dataroma的設計簡潔,功能不多,但對我而言已經夠用。Gurufocus則試著加入許多功能,對於想使用這些功能的網友,或許很有幫助,但是對於只是想知道持股資訊的使用者,或許就太繁雜了一些。

另外一個工具是NASDAQ網站,假如你想知道有關 Seritage Growth Properties (NYSE: SRG)這家公司的資料,你可以打進SRG。

帶出來的畫面的左下方有好幾個Tab,

有內部人的揭露(Insiders SEC Form 4),有Institutional Holdings 法人持股,有Ownership Summary大股東的簡單列表,有Dividend History股利的歷史,有Short Interest 作空的部位佔股票流動量的比例,有SEC Filings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揭露文件連結。

說到這裡,我想真正想介紹的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EDGAR網站,這是市面上這些工具的資料來源。它對於沒用過的朋友也許不是很容易使用,但是假如你願意讀公司的揭露文件,其實這是個很好的資料來源。

首先假如你點一下這個聯結,你會看到這個畫面。你可以在左邊的空格"Company Name"打入公司的名字,或是在右邊"Fast Search"打入公司的股票代號。就可以看到相關的揭露。


再用Seritage Growth Properties(NYSE: SRG)這家公司做個例子,假如你在右邊的Fast Search"打入公司的股票代號 ,SRG。 你會看到各式各樣的揭露文件。如下圖。

你只要點一下聯結,就可以看到這些文件了。其實這EDGAR才是這些網站資料的來源。

看到這些表格您可能頭都大了,所以讓我簡單說明一下不同表格的用處。

年報跟季報:
對美國公司來說他們的年報是 用10-K來揭露而季報是用10-Q來揭露。假如您點選這10-K以及10-Q的連結,您會看到Berkshire Hathaway的2015年的年報和2016年第四季的季報。對像中華電信,或是台積電這樣發行ADR的外國公司,年報是用20-F。假如您點選20-F的連結,您會看到中華電信2015年的年報。

股東會的通告: DEF 14A 是股東會的通告。假如您點選DEF14A的連結,您會被帶到Berkshire Hathaway的2016年年度股東會的通知。

公司的重大新聞:
對美國公司來說他們是發8-K,而對像中華電信,或是台積電這樣發行ADR的外國公司,公司的重大新聞是發6-K。

公司內部人的持股揭露
  • Form 3 是公司內部人的第一次揭露持股。假如您被聘任Berkshire Hathaway的董事,第一次揭露您的持股,就是用Form 3。連結的例子是Berkshire Hathaway的董事Meryl Witmer在2013年五月成為董事的第一次揭露持股。
  • Form 4 公司內部人在用Form 3第一次揭露持股,以後持股的變動,就是用Form 4來揭露,所以一般追蹤公司內部人的持股的買賣用的是Form 4。連結的例子是Berkshire Hathaway的董事Meryl Witmer在2016年初購入1000股Berkshire Hathaway Class B的股票的揭露。
  • Form 5 則是公司內部人每年一度持股揭露。連結的例子是Berkshire Hathaway的董事長,巴菲特2013年底的年度申報。
有利益的持有人的揭露
  • Form 13D: 當一個人或一群人買了超過某個公司的voting class的5%以上,他們就得要交這個表來揭露。不過在有些情況下,這樣的人或這群人可以交比較簡短的Form 13G。揭露必須在購買了之後的十天內發生,這樣的表除了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繳交,也必須給公司,以幾及所有這公司的股票有在交易證券市場繳交。一般股權大戰,常常就是在13D出現之後。注意到以Seritage Growth Properties為例子,ESL Partners LP交的是Form 13D,ESL Partners LP在此表明,它是要控制權的。
  • Form 13F: 投資經理法人(或是自然人)假如使用美國的郵政體系,(或是從事其他美國國內各州間的商業行為)又管理超過一億美金資產,就必須交Form 13F。繳交的時間是每季結束之後的45天。這例子是Markel這公司在2016年底持股的揭露。你應該會注意到每年二月十五日,五月十五日。八月十五日以及十一月十五日左右,常會有新聞報導那位投資大亨的持股是什麼,其實那多半是從這Form 13F的揭露來的。
  • Form 13G: 當一個人或一群人買了超過某個公司的voting class的5%以上但在20%之下,而且此人必須表明是被動的投資人(Passive Investor)不打算掌控著公司的時候,可以用Form 13G。連結的例子是巴菲特以個人的名義購入Seritage Growth Properties的股份,因為超過了5%,因此繳交了Form 13G。注意在這裡他交的是Form 13G而不是Form 13D,表示他只是被動的投資人,並不打算奪取控制權。
這裡要補充一下,做空是不須揭露的,所以單單看到某位著名投資人持有某公司股票,就盲目跟單是很危險的。葛拉漢曾經試過說當同行業有A公司跟B公司,假如看A公司比B公司好,他會做多A公司而同時做空B公司。在法規上,只有做多A公司需要揭露。假如A公司跟B公司都跌,而B公司跌得比較多,如同他的猜測,那他就仍然賺錢。而假如你只跟到做多的部位,你會賠錢! 跟單要小心,一定弄清楚人家的動機跟理由!

此外因為Form 13F的揭露是在當季結束之後四十五天,要小心盲目跟單的時候剛好你要跟單的大投資人在賣給你跟你對作!

Form 8-A12B是公司登記將來要發證券時的登記書。

Form 424B4 是公司要發行證券的招募說明書。假如您讀過Joel Greenblatt的那本『你也可以成為股市天才』,而想找尋spinoff的機會,這Form 424B4將會是您常常預到的揭露文件。這連結的例子是Berkshire Hathaway發行B股時的文件,在其中巴菲特跟孟格勸人因為價錢太高別買B股的揭露。

Form S11: 是房地產公司的登記書。

好了我想大概我能想起來的就這些了。我不是專業人士,希望文章沒有錯誤,但是如果有錯,歡迎指正,我會修訂。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節譯巴菲特在2016年Berkshire Hathaway 給股東的信中對庫藏股的看法

巴菲特的2016年的給股東的信出來了,假使你不是波克夏的股東,而對波克夏本身的生意也不是太有興趣,我覺得這段有關購入庫藏股的討論會是最有用的,因此簡單的翻譯了一下,希望您喜歡。
在投資界,有關庫藏股的討論常常令人激動起來。但是我會建議參與這辯論的人先做個深呼吸:評估進行庫藏股是不是好主意並不是那麼的複雜。  從現在的股東的角度說,進行購入庫藏股是有好處的。儘管以每天來說,這些收購庫藏股的舉動影響很小,但是對賣家來說在市場中多個買家總是好的。  對於沒賣股票選擇繼續持有下去的股東而言,收購庫藏股只有在收購價格低於股票的內在價值時才划算。當遵守這原則時,剩下的股份的內在價值時立刻就上升。做個簡單的比喻,假設三個有一樣股份的合夥人,一起擁有有一個值3000元的公司,其中一個把他的股份以900元賣給了合夥的公司。這時剩下的兩位合夥人,馬上就各自有了50元的利潤。相反的,假如是付給這位要離開拆夥的合夥人1100元的話,剩下的合夥人,馬上就有了50元的損失。這一套數學計算,同樣可以適用在大公司以及它們的股東上。 因此,購回庫藏股這個動作對留下的股東們來說,到底是提昇價值還是摧毀價值這個問題的答案,完全是取決於購回的價錢。  正因為如此,讓人不解的事情是,一般公司宣佈購回庫藏股時,並不會宣佈在怎麼樣價錢以上就不再購回庫藏股。假如公司的經理人是去買其他公司時,就一定不會是這樣做的。在那一種情況下,價錢一定會是決定買或不買的考量因素。  然而當執行長跟董事會要買回自己公司的一小部份時,他們卻常常不在乎價錢到底是什麼。假如他們是管理一個只有幾個所有人的未上市公司,當他們在考慮購回其中一位所有人的份時,他們也會這樣地不在乎價錢嗎?當然不會。  有件要緊的事情是,在兩種特殊情況下,儘管公司的股價被低估了,還是不應該收購庫藏股。一種情況是當公司需要所有的錢來保護或是擴充營運,而且同時情況不合適增加舉債的時候。這個時候,公司內部的需要應該要優先。當然,這個例外的情況是假設花用了需要的開銷之後,公司會有不錯的未來。  第二個例外是,這是比較不常見的,當購買另外一個事業(或是做另外一個投資)帶回來的價值,會比購回庫藏股帶回來的價值更高。很久以前Berkshire自己常常要評估這兩種選擇。但是以我們今天的規模,這個問題不大可能會出現。  我的建議:在討論購入庫藏股之前,執行長跟董事會應該站在一起,…

一個不曾在股市中虧過錢的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之後我從軍中退伍,我進入石油業從事鑽油的工作。閒暇之餘,我開始買賣股票。起初只是個嗜好,後來卻是年年有淨損失。我試了讀過和聽過的各種方法;不管是技術分析,基本分析,或是各種混合了技術分析以及基本分析的方法,我都嘗試過。在1958年股市大漲時,也許聽起來連瞎子都不可能虧了錢的,但我卻虧了錢。我在股市進進出出,手中持股換來換去中,我損失了許多資金。但是在1961年,有一天當我在休士頓的美林証券的辦公室,當時我是十分的灰心,心中充滿了挫折感。一位資深的客服主管(營業員),因為多年來一直看到我總是愁眉苦臉,就向我打手勢招呼我到他桌邊去。

他滿臉倦意的地問我,『你想不想認識一位從未在股市中虧了錢的人?』

我結結巴巴的問道,『從不曾在股市中虧過錢的人?』

這老營業員慢條斯理的說,『他總的來說不曾虧過錢,而我幫他買賣大約有四十年了。』
然後,他打手勢指著坐在看盤的人群中,穿著連身工作服的一位大塊頭老先生。
『如果你你想見他,最好趕快』,老營業員告訴我,『他除了當他正在買股票時之外,每隔幾年才到這裡一次。他來時總會停留個幾分鐘看看盤。他是從灣鎮 (Baytown)來的,他一方面種稻,一方面也養肉豬。』我從人群中慢慢擠到這穿著連身工作服的陌生人身邊找了個位子坐下。我向他自我介紹,又跟他聊了一陣子有關種稻子和獵鴨子的事,然後逐漸地把話題牽扯到股票上。令我驚奇的是這陌生人很樂意談論股票。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要給我看,原來在這張紙上,他用鉛筆潦草地寫下了他剛剛賣完的股票。

我簡直不能相信我的眼睛! 這個人整體上賺了50%長期資本利得。在這大約三十個股票裡有一個股票是分文不值,虧光了。但是其他的股票,漲了100%, 200%,甚至500%。他向我解釋他的方法,這方法說來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當空頭市場時,他讀報紙,讀到股市下跌創新低,專家預測道瓊指數肯定要再跌個上百點(譯註:大約是十到二十%)。這個農夫就去標準普爾(Standard and Poor)的股票指南(Stock Guide)裡,挑上大約三十個價格跌到在〈美金〉十塊錢以下,獲利穩定,沒人聽說過的,並且固定支付現金股息的股票。這時他就到休士頓城裏來,花上五萬美金(譯註:1961年的一塊美金約值2015年的8塊美金,1961年的五萬美金約為2015年的一千兩百萬元新台幣)買上『一整包』股票。然後過了一年,兩年,三年…

那你找的是什麼呢?劍譜?寶劍?

北海之濱有座高山,山上終年冰雪縈繞,狂風怒號。山腳下一處偏僻的岩洞裡 ,住著一個青年劍客。 青年劍客已在這裡住了七年。前四年他隨著師父習武,由於他在拜師前就有一 些武學的基礎,加上勤奮努力,四年之間,武功進步很多,成為師父最得意的弟子 。
(略)  「從 今天起,你就是本門第二十六代的傳人。這裡面是本門鎮山的劍譜,從不輕易示人 。我看你有此慧根,可以傳授,就交給你了。我走之後,你照著練習,以你的天資 ,少則兩年,多則四載,必有所成。至於包袱的反面,那是一幅本門祖傳的秘圖, 你要好好參詳。如果你有這個命,能看懂歷代祖師都沒有看出的秘密,就能找到一 把古劍。那可是一把上古的神兵,切金斷玉,削鐵如泥,配得上本門傳人的地位。
」 (略)  一聲奇大無比的金鐵交鳴響過,兩條人影倏然分開,一個重重的摔倒在地,只 抽動了兩下就不再掙扎;另一個鮮血染紅了大半段右邊的袖子,雖然已經握不住大 刀,卻總算躲過殺劫,挺立未倒。 (略)  「師爺,沒事啦。這小子的武功真不差,能 找到這把劍,更算他有心;只是他忘記了,一千多年以來,冶鐵煉鋼的技術進步了多少。」 ------------- 『古劍』  葉言都  讀大學時,有一天在報紙上讀到了葉言都先生所寫的一篇短篇小說叫做『古劍』(連結可以閱讀全文,建議真的去讀一讀,葉先生的小說很棒的!)。

小說中的主角認真的學習劍譜,並且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去尋找一把切金斷玉,削鐵如泥的上古神兵。歷經千辛萬苦,終於給主角找著了這把古劍!主角用這神兵練劍,果然自覺練起劍來特別的順手,劍法發揮得淋漓盡致。

終於主角要去行俠仗義了! 想不到故事卻有個令人意外的結局!

親愛的投資朋友們,你學習投資,不只技術分析,基本分析,籌碼分析,有所涉獵,甚至於連陰陽五行,日月虧盈,都用上了。正是上窮碧落下黃泉的尋找。你所學的是給你自己裝備一把『切金斷玉,削鐵如泥』的寶劍嗎?

假如是找寶劍,合適嗎?假如不是,那你找的又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