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5的文章

查理‧孟格對波克夏之所以有了不起的成就的看法 (下)

承接上篇,孟格討論了所謂的波克夏系統以及其中的要素。下篇中,孟格討論了為何這系統會如此的成功,預測了波克夏的好景會不會持續下去,最後談到這些成功是否可以並且應該被應用在別的地方。
為什麼在巴菲特治理下波克夏會如此成功呢? 我只能想到四個大的因素:
巴菲特個人特殊的建設性,波克夏系統特殊的建設性,幸運, 以及有些股東以及其他仰慕者包括在一些媒體人士的有些古怪地強烈而有傳染力的忠誠。 我相信這四個因素都存在而且有幫助。但主要的原因是特殊的建設性古怪的忠誠以及它們的交互作用。 特別要指出來的是,巴菲特的決定要限制他自己在少少幾項的活動以及他全心全力的把注意力放在這幾件活動上,而且能持續不間斷地做上五十年是個非常極端的現象。巴菲特成功的原因跟羅傑‧費德勒 (Roger Federer) 網球會打得好的原因是一樣的。 巴菲特事實上是用了有名的籃球教練約翰‧伍登 (John Wooden) 贏球的方法。約翰‧伍登在學會了用他最好的七位球員打滿全場球賽之後就最常贏球。這樣一來,他的對手永遠是面對他最好的球員而不是次好的球員。而他最好的球員因為有更多的上場時間進步也比一般的球員多。 而且巴菲特比伍登更伍登,因為在他的情形對於技能的練習是完全集中在一個人身上,而不是七個人身上,而且他的技能在這五十年裡隨著他年紀越來越大就越來越好,不像籃球員的技能是隨著時間過去而逐漸衰退。  此外,藉著把如此多的權力跟權威集中在經常是長期服務的重要子公司的執行長身上,巴菲特在此處也是在創造強烈的伍登式效應。這樣的效應增進了這些執行長的技能跟子公司的成就。 然後,隨著波克夏系統給予子公司跟它們的執行長人人想要的自治以及波克夏變得成功而廣為人知,這些結果吸引了更多、更好的子公司以及更好的執行長進來波克夏。  而更好的子公司跟執行長比較不需要總部來的注意,如此創造出人稱的『良性循環。』  到底把意外險公司包含在波克夏的重要子公司裡這件事對波克夏結果有多好呢?  奇蹟般的好,波克夏的雄心是極端不合理的,即便如此,波克夏得到了它原本就想要的。在這之後,隨著波克夏的幾乎是獨特而且相當可靠的公司人格以及宏大規模變得眾所周知,波克夏的保險子公司獲得而且把握住了許多機會來購買私募的證券,這些機會是其他人沒有的。這些證券大部分有固定的到期日而且產出了出眾的結果。 意外險公司通常把跟它們的股東權益大約相當的金額投資在…

查理‧孟格對波克夏之所以有了不起的成就的看法 (上)

孟格先生是真正令人佩服的人物! 但是老人家今年已經九十一歲了,我想或許這次波克夏股東會將是他一生最後幾次出現在公開場合裡。人人都有心中的英雄,看到自己的英雄或許將要離開,真是令人難過。

在2014年的給波克夏股東的信中,從第39頁起有孟格先生對波克夏之所以會有卓越的成就的看法,我覺得這段文字是非常有洞察力的,也想說這段文字放在年報的最後幾頁裡,大概不會有太多讀友會注意到,所以花一些時間翻譯了出來,我希望讀友們會喜歡。因為文章有四五頁,我把它分成上下兩篇。
致波克夏·海瑟威公司的股東們:我密切的觀察了波克夏·海瑟威公司在巴菲特50年的管理下罕見的成功歷史,而現在看來是個妥切的好時候讓我來獨立地來補充從他(巴菲特)而來的那些慶祝性的評論,我會盡力做五件事。描述什麼樣的管理體制和政策,會讓一個小小的和註定無法整頓起來的商品紡織企業化身成為現在存在著的強大的波克夏, 解釋了這管理制度和政策是如何應運而生的, 在一定程度上解釋,為什麼波克夏會做得這麼好, 預測假如巴菲特很快地離開我們,是否異常良好的結果將會繼續下去,並且 考慮是否波克夏公司在過去50年豐碩的成果具有那些含義,這些含義可能被證明在其它地方會是有用的。 在巴菲特治下的管理體制和政策(以下合稱“波克夏系統”)是很早就訂了下來,描述如下:波克夏將是一個瀰漫而散開的集團,它反對從事它不能做出有效預測的活動。它的頂級公司將透過許多單獨成立的子公司來操作幾乎所有的業務,這些子公司的執行長將會具有非常極端的自主權。在集團的總部裡除了含有一個小小的辦公套房,裡面有董事長,財務長和幾個助手來幫助財務長執行審計,內控等等之外,就幾乎什麼都沒有。波克夏的子公司總是醒目地包括意外險的公司。把這些保險公司當成一整個群體來說,期望是依據自然的發展順序,它們會產出可靠的承保獲利,同時並且為投資產生大量的“浮存金”(從尚未給付的保險責任而來的)。公司不會有顯著的全系統的人事制度,股票權證制度,其他的激勵制度,退休系統,或類似的制度,因為子公司將會有他們自己的系統,而且通常會是不同的系統。 波克夏公司的董事長將只為自己保留了幾件業務。 他將管理幾乎所有的證券投資,這些通常會透過波克夏公司公司的意外險子公司來管理。他會選擇重要的子公司所有的執行長,他將定下來這些執行長的報償並且從每一個要到有關繼任人選的私下的建議,以防突然之間會有這樣的需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