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介紹一本實用的書---『矩陣式存股法』-----『我想學投資,我該先讀那一本書?』 之四

我在一家待遇雖然不見得可以跟國際接軌,但是在台灣已經是很不錯的公司工作,因為公司在國際上算得上是有競爭力,而對員工也不小氣,基本上可以吸引到不少很優秀而志同道合的年輕朋友們來加入公司。

然而在公司十年下來,卻也幾度有同事朋友們問我理財投資的問題,我現在想想,這些同事都在公司有將近十年以上工作的經驗,工作上的表現都很優秀,在公司裡也都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在經濟上比起剛工作的年輕人是應當更加富裕的。然而卻是這樣的同事向我提到理財投資這方面的問題。之所以如此我想一方面年輕同事大概沒有跟我熟到會來問這方面問題,畢竟這是個比較私人的問題。另一方面我想有了十年以上工作的經驗的同事們,有些理財的經驗,也比較會覺得有這方面的需要。

不過可惜的是台灣的學校教育似乎不包含簡單的理財與投資教育。我的這幾位朋友們收入在台灣就業人口中,絕對是在前百分之十的族群,看他們的生活習慣也都是量入為出,省吃儉用。因此家中積蓄絕對是有的。然而忙碌的工作佔據了他們大部份的時間,假日的時間給了家人之後,其實沒有很多時間可以多想投資這方面的事,他們不但是有餘力可以投資,同時也會覺得有這方面的需求。

我從他們問的問題中,觀察到的是他們對於市面上一般投資建議並不滿意。這些朋友們在高科技業工作,做的又是世界級的科技,邏輯思考正是他們的強項,而對於在高度不確定性下做決定一點也不陌生。可是市面上的許多投資建議對他們而言,或是不見得合乎邏輯,或是過度低估投資的不確定性,所以他們看了總會察覺到方法上的問題以及誇大之處。正因為沒有看到合理的而可執行的投資建議,因此他們對於投資這件事總是覺得心中不踏實。

有趣的是當我用工作上做實驗當做比喻,跟同事們聊投資,如何用邏輯的思維思想投資,如何把『投資』當成實驗,如何思考不同的投資的景況(scenario),並且針對這些景況,事先決定對策來降低風險時,我注意到同事們的反應十分正面。或許這是因為這樣的做法跟他們每天工作上要面對的問題的樣式是相當類似的。只是我投資上的事幾乎可說是摸索自學的,因此我並沒有一套固定的標準程序,我想我能談的只是例如邏輯思考以及風險管理之類的『精神』,具體方法多半是我隨機應變,摸著石頭過河摸出來的,實在不知如何說起。

幾年前我曾經推薦過雷浩斯先生的好書『存好股又賺波段』,幾個月前雷浩斯先生告訴我他正在撰寫新書,我就很希望能夠有機會拜讀。承蒙雷浩斯先生惠賜我他的新…
最近的文章

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 談公司的清算

我在哥倫比亞大學的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檔案中找到一份文件,看來像是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在幫葛拉翰(Benjamin Graham)做事時寫下來的報告,大概是呈上去給葛拉翰批准。看來是他工作的Graham-Newman 以及Newman&Graham有些內規,用來評估在公司有現金可以清算的情況下,是不是值得投資。就翻譯分享一下。我不是專業人士,假如翻得不好,甚至有錯,尚請指正。 手上有錢的公司清算時的標準根據估計的時間跟會收到的報酬,年化的報酬率應該至少要有15%-20%。不管算出來的報酬率是多少,市價跟估計出來清算的結果應該要有幾塊錢的差別。假如正在打官司中─持有的證券的公司在這期間中應該要能繼續賺點錢,或者至少不會虧損很多錢。虧損錢的可能性應該要很小。應用葛拉翰的特殊情形公式(Graham's formula on special situations)持有的證券必須是公司清算時是第一順位清償的。不要次級證券。 注:最好在清算的第一次付款之前再購入,因為大部份的錢可以拿回來,而剩餘下來的成本低,增加報酬率。 警告:主要因為來自於專門投資這一類清算情形的專家的競爭,清算不像以前一樣有利可圖 。 把以上的標準牢記在心,我檢視了我們的持股,看來依據我們的數字跟報告,Wealdon 公司仍然令人心動。  我們現在持有$28500,或是說Graham-Newman持有1500股,而Newman&Graham持有$68000,或是說3596股。  我們的平均成本 19    市價18又7/8  估計的清算價值 23  時間 一年 年化報酬率: 21%  看來很可能一個很大的款項估計$15-$20在一年之內就會付出來,要讓我們能確定公司經理人想法跟我們一致,我會建議勞倫司、凱塞爾(Lawrence Kessel)跑一趟巴爾的摩(Baltimore),拜見小華頓( J. B. Wharton Jr.) 這公司的司庫,他是主事者。 假如無法這樣做,建議給他打通電話。 假如我們得到的新消息是令人滿意的,我相信我們該把Graham-Newman的持股增加到$50000,而Newman&Graham的持股增加到$100000。 華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 1952年5月16號 



節譯巴菲特在2016年Berkshire Hathaway 給股東的信中對庫藏股的看法

巴菲特的2016年的給股東的信出來了,假使你不是波克夏的股東,而對波克夏本身的生意也不是太有興趣,我覺得這段有關購入庫藏股的討論會是最有用的,因此簡單的翻譯了一下,希望您喜歡。
在投資界,有關庫藏股的討論常常令人激動起來。但是我會建議參與這辯論的人先做個深呼吸:評估進行庫藏股是不是好主意並不是那麼的複雜。  從現在的股東的角度說,進行購入庫藏股是有好處的。儘管以每天來說,這些收購庫藏股的舉動影響很小,但是對賣家來說在市場中多個買家總是好的。  對於沒賣股票選擇繼續持有下去的股東而言,收購庫藏股只有在收購價格低於股票的內在價值時才划算。當遵守這原則時,剩下的股份的內在價值時立刻就上升。做個簡單的比喻,假設三個有一樣股份的合夥人,一起擁有有一個值3000元的公司,其中一個把他的股份以900元賣給了合夥的公司。這時剩下的兩位合夥人,馬上就各自有了50元的利潤。相反的,假如是付給這位要離開拆夥的合夥人1100元的話,剩下的合夥人,馬上就有了50元的損失。這一套數學計算,同樣可以適用在大公司以及它們的股東上。 因此,購回庫藏股這個動作對留下的股東們來說,到底是提昇價值還是摧毀價值這個問題的答案,完全是取決於購回的價錢。  正因為如此,讓人不解的事情是,一般公司宣佈購回庫藏股時,並不會宣佈在怎麼樣價錢以上就不再購回庫藏股。假如公司的經理人是去買其他公司時,就一定不會是這樣做的。在那一種情況下,價錢一定會是決定買或不買的考量因素。  然而當執行長跟董事會要買回自己公司的一小部份時,他們卻常常不在乎價錢到底是什麼。假如他們是管理一個只有幾個所有人的未上市公司,當他們在考慮購回其中一位所有人的份時,他們也會這樣地不在乎價錢嗎?當然不會。  有件要緊的事情是,在兩種特殊情況下,儘管公司的股價被低估了,還是不應該收購庫藏股。一種情況是當公司需要所有的錢來保護或是擴充營運,而且同時情況不合適增加舉債的時候。這個時候,公司內部的需要應該要優先。當然,這個例外的情況是假設花用了需要的開銷之後,公司會有不錯的未來。  第二個例外是,這是比較不常見的,當購買另外一個事業(或是做另外一個投資)帶回來的價值,會比購回庫藏股帶回來的價值更高。很久以前Berkshire自己常常要評估這兩種選擇。但是以我們今天的規模,這個問題不大可能會出現。  我的建議:在討論購入庫藏股之前,執行長跟董事會應該站在一起,…

有關反向工程的一些資料來源

It ain't what you don't know that gets you into trouble. It's what you know for sure that just ain't so.----Mark Twain 有幾位我很佩服的朋友們問我,有關在美國市場,法人持股揭露的問題。我想就簡單的做個回答。第一個部份會介紹兩個我使用過的工具。第二個部份會介紹這些市面上的工具的資料來源。

首先要說的是投資的主意是有商業價值的,假如被複製了,對於想到這投資主意的人而言,商業利益常常會有所減損,因此必須揭露的法人機構或是自然人大股東,在合法的範圍內,會儘量揭露越少越好,越晚越好。而了解揭露的範圍本身非常重要,因為除了揭露的部份之外,因為揭露是為了守法,在法律上沒有要求揭露的,很可能就沒揭露。假如因此做了錯誤的假設,是很危險的。此外揭露的法規上是有提到多長時間之內要揭露。這意思是你拿到的資訊其實不是『即時』的。

所以我引用馬克吐溫的話說:『不是你不知道的事害了你。而是你以為你很清楚知道,但其實你是不知道的事害了你。』

首先讓我來介紹兩個工具,這兩個工具根據美國公司在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揭露文件加以整理,然而把一些有名的投資人的持股公開出來。

第一個工具是Dataroma,第二個工具是Gurufocus。 我把連結附上,有意嘗試的朋友,可以試試看看。這兩個網站,各有各的好處,Dataroma的設計簡潔,功能不多,但對我而言已經夠用。Gurufocus則試著加入許多功能,對於想使用這些功能的網友,或許很有幫助,但是對於只是想知道持股資訊的使用者,或許就太繁雜了一些。

另外一個工具是NASDAQ網站,假如你想知道有關 Seritage Growth Properties (NYSE: SRG)這家公司的資料,你可以打進SRG。

帶出來的畫面的左下方有好幾個Tab,

有內部人的揭露(Insiders SEC Form 4),有Institutional Holdings 法人持股,有Ownership Summary大股東的簡單列表,有Dividend History股利的歷史,有Short Interest 作空的部位佔股票流動量的比例,有SEC Fi…

有關巴菲特的傳記

"Furthermore,we will not follow the frequently prevalent approach of investing in securities where an attempt to anticipate market action overrides business valuations. Such so-called "fashion" investing has frequently produced very substantial and quick profits in recent years (and currently as I write this in January). It represents an investment technique whose soundness I can neither affirm nor deny. It does not completely satisfy my intellect (or perhaps my prejudices), and most definitely does not fit my temperament. I will not invest my own money based upon such an approach hence, I will most certainly not do so with your money." ----Warren Buffett, 1966 Buffett Partnership Letter, 01/25/1967 『而且,我們不會跟隨那常常盛行的證券投資方式,在那樣的方式試圖遇測市場的動向超越過企業估值。這樣的「流行」的投資方式在近年來有高額跟迅速的的獲利(而且在我寫這封信的一月就是如此 )。這樣的投資方式是否平安穩妥,我不能確認也不能否定。這樣的投資方式無法滿足我想更進一步了解事情的欲望(也許或是說我的偏見),而且絕對肯定的是跟我的性情不相合。因此我不會用這樣的方式投資我本人的錢財,我更一定不會用這樣的方法投資你的錢財。』------ 巴菲特,1966年巴菲特合夥事業年報,01/25/67 市面上有關巴菲特的書籍有許多,而教導巴菲特的投資之…

勾起回憶的美食----沙巴巴中東美食(Sababa Pita Bar)

鐵血宰相俾斯麥(Bismarck)有功於普法戰爭,普魯士皇帝召見他慰勉並賜他德國酒,俾斯麥喝了一口就吐掉,當場說了一句世界名言:『口腹不能愛國!』
年輕時在美國工作,有幾位從中東地區來的同事,帶著我去品嘗過他們的家鄉味。來自黎巴嫩的撒伊德(Said)帶我去吃黎巴嫩菜,而來自伊朗的凱方(Kayvan)則帶我去試伊朗菜。
比起常吃的米飯,漢堡,義大利麵,披薩,這些中東菜的風味其實另有獨特之處,有菜有肉,清爽而不油膩,麵餅趁熱的時候吃,更是香得不得了。我試過之後,非常喜歡。帶著內子試試,她也喜歡。

內子跟我一樣是上班族,週間忙得不可開交,因此週六晚上不開伙。週六晚上成了我們全家出去吃個館子,打打牙祭的日子。而中東菜也一直是選項之一,大概一兩個月會去一次。回國之後,住的地區並沒有做中東菜的餐館,只能藉著偶爾去美國出差時,找中東餐館解解饞過過癮。

最近有個機緣要到台大公館附近,心裡想說附那附近有些美食的餐廳,也許可以試試。就在網上找了找,看看有什麼值得一試的。結果竟然發現有這麼一家沙巴巴中東美食餐廳就在附近,當下決定就是這家了。

到的時候是星期六中午快十二點,餐廳裡人還沒坐滿。我沒有訂位,問工作人員有沒有位子,工作人員帶我到了個牆邊兩個人的座位。室內的裝潢跟美國的中東餐館類似,想來莫非中東餐館就長這樣子。隔了一會兒人就坐了六七成。還好來得早。


我點了個貝魯特口袋餅(Pita Beirut),配上一杯零卡可樂。零卡可樂到處都有沒什麼好說。貝魯特口袋餅是拿一個麵餅,將一角截開來,就成了個口袋,然後裡面再填入以色列蛋,烤得很香的雞胸肉,一團肉丸子,一大團青翠爽口的蔬菜跟鷹嘴豆泥。這樣一份午餐,份量十足,但也不至於過量,營養似乎也均衡,不會像許多西式食物一樣的油膩。

吃得好吃,但是似乎還不過癮,因此晚上辦完事後,決心再來治療一下癮頭。進門時老板娘,訝異的看了我一眼,但沒說什麼。大概沒想到中午來過晚上又來。

這次我點的是地中海香料肉丸子口袋餅(Meatball Pita),老板說要問問還有沒有肉丸子可賣。隔幾分鐘,回來說有。這次來的是兩個口袋餅,裡面是多汁的牛肉丸子,加上鷹嘴豆泥跟生菜。好吃的緊。


一邊吃一邊回想到撒伊德(Said)跟我說他的故事,說他年輕時黎巴嫩內戰,為了自保,家中有七八隻AK47,而五個兄弟天南地北,有在澳洲的,有在南非的,而他一家人在美國。十多年不見,不知道撒…

書籍介紹:『國家為什麼會失敗』

前一陣子在同事那裡看到一本書,書名叫做『國家為什麼會失敗』。這位同事介紹的書常常引人深思,所以我也去買了一本,但是因為家裡空間不夠,所以是在Amazon上買了本Kindle的電子書。

這書一開始就先舉例來反駁戴蒙(Jared Diamond) 在『槍炮,細菌與鋼鐵』一書中的看法。在『槍炮,細菌與鋼鐵』一書中的立論是國家地區的興起,是因為地理條件的原因。舉例而言人類社會從漁獵採集變成農耕,最早是發生丘陵兩翼(Hilly Flanks),戴蒙(Jared Diamond)的理論是這是因為當地的動植物的品類允許當年的人類來『馴化』這些動植物。因此那些國家地區會興起是因為地理環境的差異而來的。

作者的立論則是:假如今天來看過去幾百年的歷史,甚至於觀察今天世界上的活生生的例子,來檢視那些國家地區的發展的其情形。戴蒙(Jared Diamond)的理論,也就是依靠是地理環境的差異來解釋發展的差異,並沒有辦法解釋地區間發展的差異。

在這書的開場,作者用美國與墨西哥邊境的一對雙子城做例子。這兩座城市的地理以及氣候環境,當地動植物的品類可以說是一模一樣,可是兩個城市的居民的收入卻差了三倍,犯罪率,貪污的現象,也是有相當的差距。很顯然這現象不是戴蒙(Jared Diamond)的理論可以解釋的。

作者的理論則是以人類制度的角度來評估這樣的現象。以作者的看法,人類政治經濟的型態,可以分成榨取式(extractive)以及廣納式(inclusive)兩類制度。成功的國家多半是採用了廣納式制度,而那些失敗的國家則是採用了榨取式制度。當然榨取式跟廣納式制度,從書中字裏行間可以看出來也是有相對程度上的差異,並不是有個完全清楚的分界。

這書有十五章,在第一章第二章作者先指出用地理並沒有辦法解釋過去幾百年中國家地區發展的差異。而也沒有辦法用國家的當權者是不是了解如何制定幫助國家發展的政策的角度來解釋過去幾百年中國家地區發展的差異。

第三章中作者指出人類政治經濟的型態,可以分成榨取式(extractive)以及廣納式(inclusive)兩類制度。成功的國家多半是採用了廣納式制度,而那些失敗的國家則是採用了榨取式制度。而政治制度如何影響國家的政策。

在第四章,作者則指出在巨大的政治衝突時,也就是作者所謂的關鍵時刻(critical junctures) ,政治經濟的制度如何的改變。而作者也指出往往是…